泛驾之马可就驰驱,跃冶之金终归型范。只一优游不振,便终身无个进步。白沙云:“为人多病未足羞,一生无病是吾忧。”真确实论也。

【原文】

泛驾之马可就驰驱①,跃冶之金终归型范②。只一优游不振,便终身无个进步。白沙云③:“为人多病未足羞,一生无病是吾忧。”真确实论也。

【注释】

①泛驾:翻车,比喻驾驭之马不受控制。

②跃冶之金:溅到熔炉外面的金属溶液,比喻不守本分的人。型范:铸造用的模具。

③白沙:即陈献章,广东新会白沙里人,故人称白沙先生。心学奠基者。从祀孔庙,谥“文恭”。有《白沙子全集》传世。

【翻译】

奔驰的野马,经过人的驯养可以成为纵横驰骋的好马;溅到熔炉外面的金属,最终还是被人放在模具中熔铸成可用之物。而人如果一味贪图悠闲自在不能振奋精神,就永远不会有什么出息。所以陈献章说:“一个人有很多缺点并不可耻,一生中一点错误也不犯才是我所担忧的。”这真是至理名言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