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者有段兢业的心思,又要有段潇洒的趣味。若一味敛束清苦,是有秋杀无春生,何以发育万物?

【原文】

学者有段兢业的心思①,又要有段潇洒的趣味。若一味敛束清苦②,是有秋杀无春生,何以发育万物?

【注释】

①兢业:谨慎戒惧。

②敛束:收敛约束。

【翻译】

做学问的人既要有兢兢业业、刻苦勤奋的敬业之心,又要有潇洒超脱的情怀。如果一味地约束自己的言行,过分地清心寡欲,那么人生就只会像秋天一样充满肃杀凄凉之感,而缺乏春天般的勃勃生机,怎能使万物生长发育、欣欣向荣呢?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